1. <object id="6ldum"><label id="6ldum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<p id="6ldum"></p>
    <table id="6ldum"></table>

      《巫師3:狂獵》怪物介紹及歷史來源

      2022-05-06 11:35:50

      作者:未知

      來源:未知

      巫師3:狂獵
      評價: 電玩男推薦
      評分: 4星
      別名: 巫師3
      進入游戲專題

        狩魔獵人不是英雄,從來不是,但他們卻做普通人辦不到的事:將劍刃揮向殺人不眨眼的怪物。當2007年,許多RPG還在打磨偉光正的英雄主角和純凈無暇的清新世界時,CD Projekt的《巫師》系列卻一鳴驚人,在其中,他們不僅締造了一位自帶灰色背景的主角,還構建了一個無情和殘酷的世界,在這個世界中,善良已經沒有容身之地,許多外貌恐怖的怪物在荒野上尋找目標,他們的天性就和人心一樣險惡。

        剛發售年度版的《巫師3:狂獵》就是其中的集大成者。這不是一個能讓你輕松愉快的游戲,但毫無疑問,這個游戲締造的世界,就像邪典一樣,讓人無比上癮:太多地點要去探索,太多謎團要去解開,種種嗜血的怪物,就像手術的縫合線一樣,將這些零散的故事粘連在了一起——它們從登場之初就讓人印象深刻。

        在發行前的一次專訪中,一位開發者說道:“《巫師3》的怪物從斯拉夫神話中汲取靈感?!钡聦嵣?,情況比描述的更加復雜。這期“姿勢分子”講述的,就是本作怪物設定背后的歷史和現實。

      水鬼(Drowner)

      在水邊一定要安靜,首先,這樣不會嚇到魚,其次,這不會引到水鬼。

      ——巴爾維坎的亞尼克,漁夫

        作為游戲中最常見的怪物,水鬼給人的印象也足夠深刻。它們往往游蕩在白果園、威倫和陶森特的河邊,不時獵殺落單的船夫、宿醉的農民或者粗心的洗衣婦。作為一名獵魔人,杰洛特也經常接到狩獵水鬼的任務——當然,考慮到這種生物的屬性,杰洛特的報酬最終往往非常有限。

      《巫師3:狂獵》怪物介紹及歷史來源 1

      《巫師3》中,在威倫南部的沼澤地,白狼和血腥男爵并肩砍殺水鬼,在本作中,從白果園到群島,水鬼是最常見的雜兵

        因為在游戲設定中,水鬼并不能算強大的生物,落單的水鬼可以被農民擊殺,只有它們成群行動時,旁人在才需要時刻小心。在游戲中,水鬼被稱為“drowner”,直譯過來就是“溺水者”,而在波蘭語中,它被稱為“Topielec”或“Utopiec”,其傳說在東歐各地都有出現。

        和希臘、美洲等地的情況不同,斯拉夫人的神話更像民間傳說的集合體。一些說法宣稱,它們是《圣經》中惡魔的化身,另一些則宣稱,它們從溺亡者和流產胎兒的靈魂中產生。這些水鬼活動在水井、河流和沼澤周圍,身材瘦高,有粘人的綠色皮膚和黑色頭發,當新月升起的時候,他們會來到地上,和人類玩猜謎游戲——如果對方在游戲中作弊,便會被這些水鬼當場溺死。

       這種傳說的誕生,與斯拉夫人對水的忌諱有關——他們曾生活在一片水網密布的地區,其中最著名的是波蘭北部的馬祖里湖和烏克蘭的普里皮亞季,這里都曾分布著一望無際的沼澤地。當春季和秋季,點綴其間的河流都會泛濫,沖毀村莊和農田,也正是因此,當地居民會將水和邪惡力量建立聯系。

      一位思想家曾經說過:如果奶牛有神明,那么這神明一定長得很像奶牛。原因何在?所有神明,都以看做自然力量在主觀意識內的、某種扭曲的折射和反映,同時,它必然以人的基本認識作為基礎。毫不奇怪,當談到水鬼的外觀時,當年的歐洲人難免會將其與一種生物聯系起來,這種生物就是……青蛙

        新聞學中有一個著名的說法:經過無數次口耳相傳,任何信息都會變異和失真,這一點同樣適用于神話。隨著時間流逝,水鬼的故事并沒有因為基督教的傳入而淡化,相反,它成了后者招攬信徒的手段和工具。在這個過程中,精明的教士很快發現,與其向居民灌輸空洞的教義,倒不如讓他們相信,這一宗教能帶來某些具體的好處。

      公元966年,波蘭國王梅什科一世帶領人民皈依基督教,此后,之前波蘭人信仰的異教神,逐漸在民間傳說中被排斥為魔鬼的化身

        這些好處之一,就包括了免于被水鬼殺害。在14世紀、教士們撰寫的編年史中,很快就出現了這樣的描述:在脖子上佩戴念珠可以擺脫水鬼,不僅如此,水鬼也經常被描繪成自殺者靈魂的化身,而在天主教的教義中——自殺是被嚴格禁止的,換句話說,假如你對宗教足夠虔誠,上述災難就應該能避免。由于后來世俗文化的興起,水鬼的形象變得更加多樣,民間歌曲和傳說都在為它們添加各種各樣的屬性,為的是讓故事更為生動。波蘭民俗學家佩爾卡寫道:

        “在17世紀以后,水鬼的形象發生了改變,并出現了強烈的地區差異……一種比較常見的說法是,水鬼不是魔鬼,而是在魔鬼慫恿下淹死的人類;同時它們還有了性別之分,女水鬼有著迷人的外貌,而男水鬼則常以小男孩、矮人或者英俊青年的形象現身?!?/p>

      位于捷克境內、梅斯圖耶河畔新城(Nove Mesto nad Metuji)市政廳前的水鬼雕像,隨著時光流逝,這種怪物逐漸成了斯拉夫文化的一部分,其外觀也變得不再可怕

        這種變化,當也許與科學的普及、和堤壩的建設有關,它們降低了洪澇災害的頻率,并讓人們不再敬畏自然。這導致在許多民間故事中,水鬼成了喜歡惡作劇的精靈,它們只會偶爾現身,打擾村莊的平靜,在心血來潮的情況下,它們甚至幫助貧窮的村民、甚至和他們交朋友,但《巫師3》的出現,再次讓這個古老種族站在了人類的對立面。

      孽鬼(Nekker)

      小心啦,兄弟們,這座橋下面有孽鬼,你們如果不慢下來也不停的話,就沒什么好怕的??墒侨绻愕妮嗇S松掉,讓你卡住……那就閉上眼睛向梅里泰莉祈禱吧。

      ——柯特·漢默巴克,范格堡的城市守衛

        在《巫師3》中,孽鬼給人的印象和水鬼很像,作為個體的戰斗力很弱,可以被隨便某個NPC輕易殺死,但其數量卻令人發指,這一點和靈活的身手結合起來,有些讓像白狼這樣狩魔獵人也難以應對,但尷尬的是,這些怪物倒下后,只能提供有限的經驗值。

      《巫師3》昆特牌牌面中的孽鬼,其戰斗力為2,共三張,自帶集合效果,這一點和游戲本體中的設定基本相同

        不管你對孽鬼怎么看,可以確定的是,它的中文翻譯體現了“信達雅”的原則。因為它的本源(Nekker)更像是某種精靈,和游戲中的形象也相差甚遠。

        在構架《巫師》系列時,無論創始人薩普科夫斯基,還是游戲的開發商CD Projekt,都沒有單純從斯拉夫神話中汲取靈感,相反,他們將目光投向了整個歐洲大陸;同時,他們還沒有忘記加入自己的想法,而“孽鬼”就是其產物。和游戲中不同的是,民間傳說中的Nekker比較友善,更像是美人魚的歐洲版本,當然,這些美人魚并不會因愛情而放棄生命,而更愿意用美色、魔力和歌聲給路人帶來厄運。

      挪威藝術家特奧多爾·基特爾森(Theodor Kittelsen)筆下的Nixie,或者說水妖,其中作者巧妙地回避了一個問題:它應該有著怎樣的外形?

        有時,它們會化身為在溪邊演奏樂器的青年,也有可能變成財寶、美人魚,甚至是一切漂浮著的物件:在德語中,Nekker被寫作Nixie,它們中最有名的是羅蕾萊(Lorelei),或者說“萊茵女兒”——它們會用歌聲讓船觸礁;而在北歐地區,化身成男青年的Nekker會用音樂引誘兒童和少女。

      創作于1912年的、史詩《尼伯龍根的指環》中插圖:萊茵少女警告英雄齊格弗里德,從這里看,它們的形象更像是《巫師3》中的海妖,或是希臘和羅馬傳說中的美人魚與水中仙女

        不難看出,真正的Nekker,在設定上很像《巫師3》中的另一種怪物——海妖,我們甚至可以得出結論,開發者只是將一個熟悉的名字,套用在了一個全新的生物上,但這種做法的背后,卻有許多合乎邏輯的解釋:這不僅是因為,增添一種自帶敏捷屬性的敵人,能讓戰斗模式變得更加豐富;而從語言的角度來說,Nekker——這個抑揚頓挫、以帶否定色彩的“Ne”開頭的詞,用于描述一個怪物也并無不妥。

      惡魔(Fiend)和讎特魔(Chort)

      很不幸,陛下的兒子在狩獵惡魔時不幸身亡,他當場去世,同時死亡的還有仆人、向導、獵手、農民隨從及獵犬。

      ——卡文·杰爾,維吉瑪附近維爾潘莊園管理人

      讎特怪雖然比惡魔小,但還是大到可以殺人的。

      ——艾格妮絲·西索爾,黑森林地區的藥草師

        盡管在《巫師3》的世界中,惡魔和讎特魔有著你死我活的競爭關系,但從實際上說,它們是近親。這不僅是因為它們都屬于“殘物”的范疇,如果仔細觀察,你還會發現,在《巫師3》中,兩者3D的模型也非常接近:它們都有著壯碩的軀干、頭上長角、嘴里長滿尖牙,習性無一例外都相當殘暴。唯一不同的是,讎特魔長著一對牛角,而惡魔則長著鹿角——至于你在白果園屠殺奶牛時,前來復仇的也一定是讎特魔而非惡魔,不管你信不信,這是在向《暗黑破壞神》里的奶牛關致敬。

      《巫師3》中的惡魔,或者說芬特怪,除卻頭頂上的鹿角,它和讎特魔的區別還包括體型更大、另外頭頂還長著催眠敵人的第三只眼

        在游戲和小說的英文版中,惡魔寫作“Fiend”,這個詞來自德語,代指一切的邪惡力量,后來在奇幻類作品中,它們也成了具體一類邪惡生物的代名詞(比如DOTA中的影魔,就寫作Shadow Fiend),而讎特魔的傳說則來自今天的俄羅斯南部和烏克蘭境內,其歷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紀。

      在一次版本更新之后,玩家再也不能靠無限刷奶牛賺錢,相反,不久就會跑過來一頭讎特魔,可以看到,在游戲中,它和惡魔采用了類似的模型,唯一不同的只有頭頂的角和戰斗方式

        一些民俗學者認為,讎特可能是上古信仰中的神明,因為基督教的傳入,而在民間逐漸成為惡魔;但另一種可能是,它們不過是人們對惡魔的一種稱呼方式。因為在上述地區流傳著一個迷信:你不能直接說出“惡魔”的名字——這會給自己和旁人帶來厄運,相反,如果不得不提到惡魔,就必須使用某種委婉語,如“邪惡的”“不潔的”“難以名狀的”或者“人類的大敵”等。僅在1903年,學者馬克西莫夫就列出了至少100種說法,而“讎特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讎特”第一次出現在正式記錄中,是17世紀,通常認為,這個詞(чёрт,轉寫為拉丁字母是Chort,或者Chord)來自俄語中的“黑”(чёрный),而“黑”又是“地獄”的委婉表達方式。在外形上,傳說中的讎特魔和《巫師3》中也截然不同。童話《圣誕前夜》中,文學家果戈里對它們的形象進行了這樣的描繪:

        “從前面看,這是一個真正的德國佬,長著狹長的瘦臉……它鼻子底下是一張圓圓的豬嘴,還有一雙瘦長的細腿……然而,從后面看上去,他像是一個省里的訴訟代理人,因為他拖著又尖又長的尾巴,就像制服的后襟。

        只有那張丑臉下方的山羊胡子,頭上的兩只犄角,以及像煙囪清掃工般漆黑的身軀,才會讓人猜想到:他既不是德國佬,也不是省里的訴訟代理人,只不過是一只讎特而已?!?/p>

      俄羅斯民間傳說中的讎特,它更像某種老奸巨猾的魔鬼,在俄語中,它的意思基本也等同于“魔鬼”,比如說某個人跑得速度極快,便可以說“跑得像讎特一樣”

        毫無疑問,這也是《圣經》中的魔鬼形象,它們外貌丑陋卻神通廣大。按照傳說,讎特可以變成狼、隱身或者在空中飛行,它們只要出現,往往只有一個目標,就是利用花言巧語進行欺騙,進而對無辜者的靈魂進行奴役。正是因此,在俄羅斯的童話中,一個常見題材就是智者與讎特的斗爭:這些故事大多有著標準的發展方向——英雄與讎特簽訂契約,讎特被騙修建城墻、移動巨石,幫助英雄完成各種豐功偉績,接著,當讎特要求以靈魂作為回報時,英雄卻利用契約中的漏洞,讓讎特空手而回,這讓人難免想起了《巫師3》的DLC——《石之心》。

      鹿首精(Leshen)

      我們永遠也不會在這片林子里打獵,絕對不會,即使全村餓死也不會!

      穆列弗——下亞甸的霍什堡村長

        在《巫師》的世界中,最具視覺沖擊力的敵人除卻惡魔、讎特魔和各種所謂的“龍”,還有行動遲緩的鹿首精。每只鹿首精背后,仿佛都隱藏著一段黑色傳說:它們是森林深處原始力量的守護者,不會受到鋼制武器的傷害,更為可怕的是,他們的作戰手段都非常致命:除了利用鋒利的長爪,他們還會呼喚狼和烏鴉,甚至樹木也受到他們的操縱,這讓狩魔獵人經常陷入苦戰中。

      《巫師3》設定中的鹿首精,這種怪物會召喚狼群和植物,但非常怕火

        鹿首精的原文是“leshen”,這是一個非常德語化的詞,但實際上,它在游戲中的設定卻有兩種起源——其名稱和習性來自歐洲傳說中的“leszy”(俄語寫作“Леший”);而從外觀上看,其設計參考了美洲傳說中的一種邪靈——溫迪戈(Windigo),它的意思是貪吃的惡魔。

        關于溫迪戈的傳說,在加拿大境內的印第安人中間相當流行。按照他們的描述,溫迪戈之前曾經都是人,可能是印第安人,也可能是白人獵人或者拓荒者。在寒冬來臨時,他們由于耗盡了補給、饑餓難忍,于是開始生吃同類,在這個過程中,他們的靈魂也逐漸被邪惡力量所侵蝕。

        他們會因此獲得超能力,比如超乎常人的速度和力量,以及長生不老的機會,但同時,他們也受到了詛咒,比如永遠處于饑餓中,形象也會因此扭曲和變異,他們的頭變得像馴鹿一樣,嘴里長滿獠牙,身材則干瘦和蒼白。如果把這種和斯拉夫神話中的“leszy”結合起來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一種形象——它就是《巫師3》中的鹿首精。

      印第安神話中的溫迪戈,這里展示的只是其形象之一,關于它的傳說,在生活在今天加拿大境內的阿爾岡昆人當中非常流行,直到19世紀,還有酋長以“殺死溫迪戈”的名義,將族人處刑的記錄,它也給了開發者的美工以靈感

        作為鹿首精的另一個藍本,“leszy”更應該被翻譯為“林精”,這種生物原本并沒有角,而開發者們只是利用了這個形象,并以其為基礎進行了若干加工。

        在這背后,有游戲設計方面的原因:如前所述,歐洲傳說中的類人怪物,外貌上往往非常接近,假如將它直接移植到游戲中,并不能和其它怪物產生區分,不僅如此,它們的外觀和現代審美中的“恐怖”也相去甚遠。

        事實上,“leszy”的形象介于精靈和惡魔之間,它有時是植物,有時是動物和人,有時會化為一股旋風,有時會作為某種精神體飄蕩在密林之間。它們的身材非常高大,每個部分都能看到森林的影子:散亂的長發是藤蔓,服裝有著木材的顏色和紋理,它們面龐上到處是青草和青苔,跟隨在周圍的是如狼、熊和黑山羊這樣的野獸——民間傳說中,這些生物大都與魔鬼有關。。

      1906年,俄國藝術家布魯特為一家雜志繪制的“leszy”插圖

        在習性上,“leszy”也很像魔鬼,它們都是獨居的,在一大片森林中通常只有一只,每當春天和夏天,他們都會竄入村莊,對村民進行惡作劇,或者綁架少女做他們的妻子。

        追根溯源,無論《巫師3》中村民對鹿首精的敬畏,還是關于“leszy”的詭異傳說,都可以算作“森林崇拜”的產物:在《巫師3》的相關支線中,村長曾經提到,為了活下去,村民不得不和鹿首精達成協議——這和當年斯拉夫人的處境非常相似。

        和歐洲許多民族一樣,他們的祖先來自荒涼貧窮的東歐內地,而他們的生死存亡,也和森林有千絲萬縷的關聯,由于土地貧瘠,森林便成了這些先民狩獵和獲取食物的場地,不僅如此,在軍事上,森林還充當了抵御外敵的屏障,在歷史上,他們曾經利用這一地形,與來勢洶洶的日耳曼人進行了長期周旋。

      1885年,維克托·瓦斯涅佐夫為歌劇《雪之少女》中設計的“leszy”形象

        從這個意義上說,森林是斯拉夫人的庇護所,毫不奇怪,隨著時間流逝,在后者的精神中,難免對森林產生一種依賴感,但森林又是危險的,其中充斥著蚊蟲、傳染病和惡獸。即使在今天,有GPS和衛星通訊的協助,每年仍會有不少探險者因此無端失蹤。這種矛盾,讓當年的人們產生了一種復雜心態:有某種捉摸不定的力量居住在密林深處,讓人既崇拜又敬畏——也正是因此,在斯拉夫人的神話中,總是充斥著關于森林的傳說——正如我們所知道的那樣,上述傳說最終組成了“leszy”的形象,而后者,又為《巫師3》中鹿首精的設定提供了靈感。

      美女黄片免费看!
      1. <object id="6ldum"><label id="6ldum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  <p id="6ldum"></p>
        <table id="6ldum"></table>